Feeds:
文章
迴響

mingpao 090524 Homecoming

明報 A10,A11 |  專頁     2009-05-24

回家的代價

「我堅持了這麼多年,我不能出賣靈魂呀。我作為一個中國公民,你們政府要審查我,可以當面對話,要我寫保證書,我不接受……」

20 周年

對一般人來說, 「我要回家」不過是稀疏平常的一句話,但對一批六四事件後被迫離開中國的民運人士來說,這個家,看來遙遠而不可及。一幅無形的牆壁,分隔了他們與家人,為與家人相聚,他們被迫簽保證書,不見媒體、不發表言論、不接觸敏感人士……為送父母最後一程,有人委屈接受這些條件,但亦有人為了尊嚴,寧願留在異鄉與病魔搏鬥下去,也不回老家治病。明報記者
繼續閱讀 »

尋他/她者言

e68891e8a681e59b9ee5aeb6-8964homecoming2他鄉遇故知

香港人與內地同胞最直接的關係是親屬,要不就是旅遊認識的朋友或工作的伙伴,但有一群很熟悉的名字,不是因為他們是領導人,而是他們曾為祖國的民主人權付出生命青春、喪失自由或流亡海外。
繼續閱讀 »

e68891e8a681e59b9ee5aeb6-8964homecoming2我一直很想探訪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二零零八年九月中出發之前,讀完蘇曉康的《離魂歷劫自序》。很思念《河殤》的作者們,我們對中國無知,拜讀他們文章和紀錄片而得到思想的啟蒙。「六四」後,與他訪談,深深領悟他將要面對流亡者「得了天空,失去了大地」的無根飄泊;數年後,難得與妻兒家庭團聚,竟然遇上車禍,異鄉昏迷七天,妻子失語癱瘓,有如孤魂野鬼,無法頂天立地,挺起胸膛做人,頓時方寸大亂。流亡者遭劫遇難,是上帝的美意,抑或魔鬼的作弄?是承受背負鄉土的原罪,抑或貪享自由氣息的懲罰?
繼續閱讀 »

e68891e8a681e59b9ee5aeb6-8964homecoming2王丹
一九六九年生於北京,八九學生運動的領袖。六四後名列第一位的通輯犯,九一年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被判刑四年。九三年假釋,發起公民上書運動再被捕,九六年以「陰謀顛覆政府罪」重判十一年。九八年獲保外就醫到了美國,入讀哈佛大學,零八年取得博士學位。

繼續閱讀 »

e68891e8a681e59b9ee5aeb6-8964homecoming2
去國二十餘年,我最大的遺恨是,在母親臨終之際,作為母親唯一的兒子,我竟未能見上她最後一面。

繼續閱讀 »

e68891e8a681e59b9ee5aeb6-8964homecoming2我是一九八六年考進北京中國政法大學研究生院國際法專業碩士研究生的,之前我在江西財經大學教了四年英語。一九八九年春,我剛剛結婚,即將畢業。中國政法大學是個學術思想很前衛,政治活動很敏感的地方,當時的校長是江平先生.
繼續閱讀 »

e68891e8a681e59b9ee5aeb6-8964homecoming2呂易(澳大利亞基督教華人教會牧師)

家,我魂牽夢繞,日夜思念。多少次在夢中,我看見年已八旬的父母佝僂著的身影和憔悴的面容,熱淚止不住的滾淌,哽咽聲啞,我真不知道從何向父母述說一個海外遊子十幾年漂泊的生涯。只是不住地叫著爸爸媽媽,好像受了多麽大的冤屈,一直請求爸媽原諒:兒子不孝,我來晚了,讓您二老牽掛……。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