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源 《激情》

cimg0616-e9ab98e6ba90e5928ce4bb96e79a84e4bd9ce59381高源

四川成都人,原為美術編輯及攝影師。一九八九年,因公開「六四」時拍攝的大批相片,流亡海外。現居法國巴黎,從事油畫創作。


享受自由 不想回國

「流亡到法國的第一年,我只會英文,不太想學法文,因為還是想回去嘛!現在算定居巴黎了,學會法文,也不想回去了。即使回去,也只是看看,已經習慣海外流亡生活,不想回去了。其實,連貪官污吏跑出來以後也不想回去,不過他們可以自由的來回去看一看,我們就不能。其實,哪裏有陽光,哪裏就是我的家。」

「想不想回去?」

「我當然想回去看看啦,假如能回的話,下個星期馬上回去探望朋友。但是還是會要回來,因為習慣和喜歡這地方了。其實,我有很多做生意的朋友,回去幾天都會趕緊的跑回來。當然,法國,我非常喜歡。這裏也有些朋友了,天氣比故鄉好多了。我家鄉是在四川成都,是相對富饒的,我們喜歡畫畫,有很多老朋友。然而,巴黎能激起一些熱情,生活很好!」

「對祖國,你心底最想說的一句話是甚麼?」

「共產黨專制快點垮台!」

「為甚麼?」

「一九四九年共產黨建國至今,中國人有好過嗎?當然,也不能說全是共產黨的問題,是中國幾千年的封建傳統,一代代、一圈圈留下來的問題。我在法國開始創作油畫,最近我開始畫一些紀念六四的油畫,中國人是有飯吃有錢賺就行了。也不是說我們中國沒有知識分子,但是從來都像《皇帝的新衣》裏面不敢說話或者虛偽奉承的人。中國文化人精神的精髓就是『好死不如歹活』, 連海外民運人士也是這樣,逃出來以後,就一味要求共產黨給我平反就行了。我們搞藝術創作的,也許思想比較偏激一點。 」

「還有親友在內地嗎?有沒有機會出國來探望你?」

「我想他們能來看我,但我現在還沒有條件!我的妻子和女兒在巴黎另外一處比我這兒好點的地方住。 女兒跟她住,她已二十多歲了。我申請她們出來家庭團聚,她們願意,比留在內地好,出來後更不想回去。留學生也是都想留下来,願意回去的都是家裏有人或者有背景的,國內能夠掙到錢或發展比較好的,才會回去。」

cimg0618-e9ab98e6ba90 「像我畫油畫的,在巴黎是很理想的。可以隨時進博物館欣賞那麼多前辈的畫作,親身看到古今新舊各家各派藝術家的作品,具備天時地利人和。我計劃明年「六四」二十周年辦一個畫展,會展出部分以「六四」為主題的作品,我想將中共這六十年來社會的現實面貌,和社會各階層中國人的真實感受,用油畫表達出來。我們願意在思想開放、懂得藝術和文化事業的地方投身努力。中國,現在仍然是一個警察國家,海外民運人士回去,肯定每天緊跟著,要求談話,了解情況。中共現政權的監視和控制系統,養了十幾萬人專門管控網絡的,但是仍然管不住,因為網絡發展速度太快,管控不來。所以藝術創作和交流,仍然可在網上溝通和廣傳,可以對中國政權和社会揭露歷史真相,產生影響。以我的角度來看,能讓每一個人都可以做自己的事情,寫文章、繪畫、攝影、錄像等等,人人都可以表現自己和多做這麼一點點,就很好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