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正明 《香港詩箋寄遠思》

e68891e8a681e59b9ee5aeb6-8964homecoming1「六四」國殤過後,吾妻茉莉羈獄三年,出囹圄後,又遇險境,先後飄零香港,舉家移居瑞典。

近年撰寫《詩從雪域來》,編譯《西藏流亡詩選》,涉及鄉愁,尤為凝重,不獨同情藏人流亡半個世紀未能返鄉,亦自憐也。

歲在丁亥,時逢六月,友人黃元璋君詩寄香江,題為《讀西藏詩集奉正明茉莉伉儷》,其詩曰:

雪山去後故鄉渺,千百回頭可見之。
天馬脫羈誰可繫,雄鷹尤擊獨矜持。
高原僻地同風教,異域他鄉繫遠思。
血淚交織成此集,離騷異代不同時。

楚辭萬古不朽,秦制千年未變。感慨之餘,步原韻奉和:

故園劫後十八載,北國沙鷗欲何之。
有望清明心每繫,無期歸計節尤持。
雪山歌哭悲長夜,香港詩箋寄遠思。
知己倖存憐逐客,幾處淚落正同時。

先父生前有遺囑,詩云:「年年月月清明日,坐在墳頭望子孫」。去國之前,先母病故,歸葬於湖南邵東白蓮寨故鄉先父墓側。大姐文革中備受折磨,亦在十三年前去世。流亡十五載,未能回鄉掃墓,故云「有望清明心每繫」。幾回夢中回鄉,多近鄉情怯之歎。茉莉尚有髦耋父母在堂,情何以堪。

或曰,神州已太平盛世,中華已大國崛起,悲劇盡可忘卻,遊子歸來無妨。真耶?幻耶?吾之所望,乃靈魂之自由,歸國之尊嚴,否則,當一如既往。

2008年10月22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