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英 《團聚》

cimg0804張英
筆名伍作人。一九四二年生於上海。一九六八年以「反革命」罪名入獄,一九七零年獲釋,接受勞動教養,其後五次因政治問題入獄。一九八九年因投入民運而逃亡,一九九零年偷渡澳門,經聯合國難民救濟總署援助,獲荷蘭政治庇護。繼續參與海外民運組織工作。二零零三年,創辦《歐洲導報》,任社長兼主編。現與妻兒子女定居荷蘭。

政治難民過客 異地安居樂業

由法國一早坐火車到荷蘭經布魯塞爾,行程匆促,沒有停站前往歐盟總部觀光,原定下午抵達卻因火車延誤阻滯,要張英在阿姆斯特丹火車站白白等了四個小時。初次見面,即有家庭團聚的感覺,老父特別喚來鄉親叔侄前來會友,還安排翌日到海牙行程,與來自歐洲幾個鄰近地區的民運好友飯局聊天。

張英,一把年紀了,仍像火車頭走在前面接載難民過客到處往返安頓居停。每次見面,總是天南地北,口若懸河,滔滔不絕,呼朋喚友,熱情好客,在飯桌上暢談家庭近況,細說社會變遷。我們聽不清來龍去脈,又因旅程已接觸太多人,實在消化不來,開始出現隨時自動休眠關機的現象。

cimg0966-e5bcb5e88bb1這幾天到城裏往返火車單程至少句鐘,看這當家背影,盡顯父老濃情厚意。
張英逃難,沒有抛妻棄子。他有本事一個人策劃逃亡,出走時還有辦法安排妻兒手足弟媳等一行六人偷渡,最後在荷蘭安頓下來,還想盡辦法把老病的母親送出境,逃亡路線極為驚險,途經澳門,輾轉來到荷蘭。

家庭飯聚時,見到他的子女和細侄全都大學畢業,成功融入當地社會並且事業有成。逃離家園之後,在荷蘭新填海的一個小鎮上,這個難民家庭近二十年來逐漸將「本是同根生」的親友團聚起來,有近二十人的家庭成員組合在他的牽引下,離鄉別井到異地安居樂業。

cimg0964言談間,我們只感覺到,伴在他身旁一直無言的老妻,身體虛弱,精神恍惚,張英說:「她曾經受到共產黨對反革命家族的迫害、虐打和恐嚇,在國內和逃亡時早已魂飛魄散,活得有點不像人,也適應不到海外新生活。」

「我抵達荷蘭後,立即申請他們過來團聚。上有九十歲母親,身邊有患病妻子,下有未成年子女。幸好兒子很快適應荷蘭,都入籍了。我沒有拿到荷蘭護照,年紀大了,學不會荷蘭語,而且我繼續搞民運組織,跟共產黨對著幹,中國政府怎會批准我回國呢!」

「況且,回國實在太冒險和麻煩了,即使能夠回去也會被監視和遣返,無謂再次經歷追捕和逃命。之前在荷蘭有一個人叫楊斌,他回去了,把事情鬧得很大,被捕時指他泄露國家機密。其實,就算旅居海外十多二十年的華僑或留學生,到大使館申請簽證,也得像投降一樣寫保證書。幹嘛我們回去前要簽下一張投降書?!我們都沒有回去了。」

張英,仍像龍頭大哥,繼續領軍,張羅打點。既然不能留在中國上海搞民運,就移師荷蘭海牙,領著「民主中國陣線荷蘭分部」和「民聯陣線總部」的陣地,繼續旗幟鮮明地反對共產黨,發動集會示威。他不堅持書生論政,但創辦報刊提供給異見人士議論國事;他亦不避嫌主張民運組織應轉型為反對派政黨,逐漸壯大力量和發展空間。

cimg0733-e5bcb5e4bf8a他和弟弟張俊陪我們到海牙,結識了歐洲幾位民運好友,有來自比利時的中國民主黨黨員忻儉忠,已安份守己做語文研究和詞典編彙;還有在國內流亡多年的八九學運學生葉銀,曾逃跑到黑龍江、內蒙等地避過追捕,輾轉走上流亡之路。我們還順道家訪住在海牙的王國興和陳石二人。

cimg0837-e6b5b7e78999

發揚港支聯精神,早日結束中共專政
-張雋 2008年9月22日

共同為民主自由的中國而努力。
-忻儉忠(比利時) 2008年9月 22日荷蘭海牙

六年後中國必定民主。
-曹衛  2008年9月22日

紀念八九民主運動二十周年。
天日昭昭,天日昭昭,追究「六四」屠城責任,昭雪平反天大寃案!
-張英 2008年9月23日於荷蘭

( 海牙路上,繼續邊走邊談家國大事。前排三人左起陳石、張英和王國興。)

廣告

對「張英 《團聚》」的想法

迴響已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