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英 《我要回到浦江畔》

e68891e8a681e59b9ee5aeb6-8964homecoming1——八九「六四」前後的我
在一九八九中國民主愛國運動「六四」二十周年來臨之際,「我要回家」運動主席朱耀明牧師以《八九「六四」之後的我》為題,擬編輯出版「六四」二十周年紀念文集,「我要回家」的實質是「我要回國」,這是民主愛國的薪火傳承,也就是「與遺忘作鬥爭」,非常有意義的善舉。

月是故鄉明,念茲在茲。異國他鄉遇故人,略作交流,時間雖短,百感交集。盛情難卻,爾況我原本亦想談點近二十載流亡海外的切身感受。由於仍在海外堅守中國民運陣地,回不到祖國故鄉,那裏無家了,無家可歸,感慨萬千。

上海、上海,生我育我,我要踏足故土,回到浦江畔,回到新上海,回到您身邊!上了年紀,特別懷舊。珍惜地球村人類大愛,莫要自我寡恩小愛;要有國恥民族辱大恨,不必計較個人小恨。只記得關愛我的人,不記自己恩惠於人;也不記恨別人,原諒傷害我的人。凡事要謙卑、講人緣,公道自在人心。

一九八九春末夏初,中國的天是藍藍的,地是綠油油的,春意盎然。
以悼念開明的前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先生四月十五日不幸逝世為起點,爆發以北京天安門廣場為中心,以「反官倒、反腐敗、爭民主、要監督」的北京大學生為先導,聲援上海《世界經濟導報》呼籲「新聞自由」的首都新聞界加盟,外地高校學生緊緊跟進,各大城市廣大市民和知識分子支持的和平遊行,集會結社,標語林立,風起雲湧,聲勢浩大,要求與中共當局「對話」,加快政治改革,擴大內外開放,實行吏治廉政,保障民眾權益。

但鄧小平竟然對正義學運胡亂定性,武斷「動亂」,引爆「旗幟鮮明」,針鋒相對。五月中旬,天安門廣場數以萬計的學生集體絕食,繼續對反動派李鵬政府進行抗爭;北京百萬市民上街示威遊行,聲援學生帶頭的愛國民運;上海等全國各地和香港、澳門、台灣及海外留學生等大量民意代表,也紛紛上街遊行大力支持;中外傳媒廣泛報道評述,國際社會對華友好的政府、非政府組織和人士,同樣理解表示支持,形成高潮。當時的天安門廣場,成為吸引全球目光的焦點。

這場民主愛國運動,波瀾壯闊,光彩奪目,史無前例。喚起國人維權意識,民智的大開發,睡獅的大覺醒,民主的大普及,法制的大教育,尤其是對中國《憲法》第三十五條的認知,身體力行,譜寫當代中國歷史的光輝篇章,是中國民運史上的里程碑。

歷史事件常常是「偶然」的,但偶然性正是必然性的反映。八九中國民運,頭頂當今資訊發達的藍天,足踏春天青轉綠色的大地,實質上是一場「綠色革命」,影響著後來的蘇聯解體劇變,早於東歐的「顏色革命」,世人稱「牆裏開花牆外香」,並影響中國的今天和未來,意義深遠,永垂青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