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光 《我要回家》

我要回家,
回家看看我的爹媽,
在毛魔頭發動的大革文化命的運動中,
爹媽被無端的害死了!
我想看看爹媽的土墳頭,
是否被共匪的推土機剷平了。

我要回家,
回家看看小弟楊佳,
看看楊少俠的英雄紀念碑是否落成了!

我要回家,
回家看看家鄉的山川河流,
看看西山是否還有茂密的樹木;
東邊的小溪還能飲用嗎?

我要回家,
我那八十歲的大姐,天天自言自語道,
楊光在哪?楊光在哪?
憲文快出去看,你舅舅回來了!

我要回家,
我夜夜夢見回家,
夢見公安員警來抓我,夢見我掛著反革命大牌子遊街,夢見在監獄中挨打,夢見管教給我繫上手銬,給我上了大掛,夢見員警給我繩上,一腳把我踹在地下。

我要回家,
回家去幹甚麼?
吃餃子,有毒!
喝奶粉,會變成大頭娃娃,
坐在沙發上,屁股會生紅斑,
買雙皮鞋,沒穿一天底掉了!
飲瓶礦泉水,肚子痛了三天,
吃了塊西瓜,尿都變成紅的了!

我要回家,
回家去解救家鄉的父老。

我要回家,把九評共產黨帶回家。
我要回家,高喊同胞們快退黨自救。
我要回家,把北平的共匪吊上恥辱的十字架。
我要回家,告訴喝狼奶長大的糞憤們。

快修煉真善忍,孽海無涯!沒有共產黨的日子,人民才有好日子。消滅了共產黨,中國就永遠沒毒了!若共匪再存在幾年,倒楣的不僅十三億人,全世界人民都會大禍臨頭,共匪比希特勒納粹更壞千百倍,中共的陰險狡詐、殘暴、貪婪絕對空前絕後。誰和中共眉來眼去,勾勾搭搭,不僅會喪失小命,連老婆、孩子都沒白搭。

中共想把美國清場,代價是西安以東的你家。

鍾祖康跑的快,再也不想做中國人了!我想想自己,雖然生錯了地方,也不像支那的人渣,支那人都跪彎了脊樑,從猴子的時候起,都是四條腿走路。可我仰首挺胸,絕無支那的基因,又因學疏才淺,甚麼儒、釋、道都與我無緣,狗屁不通的馬列主義邪教更讓我視如寇仇,我就是濟公,我就是釋迦,我就是上帝,我就是楊佳。

共匪五毒俱全,毒害中華,孩子得了石腎,上學校舍倒塌,住房被強拆推倒,工廠被書記承包,工人們都下崗了!中華民族的災難應該結束了!

我要回家,
回去扒共產邪教的廟,回去朝中共要個說法!
回去把共匪拘捕,回去把匪首吊上絞刑架!
回去再見見家鄉的父老,回去把審判中國共產黨死刑的法庭文件傳達!

被共匪害致家破人亡的反共義士
楊光
2008年9月14日寫於哥本哈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