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宗佑 《「八九六四」之後的我》

e68891e8a681e59b9ee5aeb6-8964homecoming1我們大家共同出生在太陽下,為甚麼兄弟會變,走不同的道路?

我叫歐宗佑,1989年「六四」後,我想台灣的民主比較好些而言,1988年10月,我就參加了台灣政府國防部軍情局,後我被捕,貴州的學生運動不是我搞的,我只在家罵共產黨不對,殺學生太殘酷!

「六四」我從來沒有搞過學運,我從監獄逃到香港,1991年3月5日,到丹麥成了政治難民。「六四」轉眼就到二十年了,我從一個熱愛祖國統一的青年人,一晃就成了老頭子!在台灣大腦血管開刀後,一身全是病,在丹麥我也昏死兩次,因腦血管血栓,人的一生實在使我感到苦惱,一生是很短!

今年7月,我向丹麥大使館交了邀請信,我要我的弟弟,在我還沒有死,能看我一眼!我給他買了來的、返回的機票,7月5日來了,我在機場就和他鬧了,請他不要和上次那樣傲慢,我要他不要把煙屁股還沒有熄就丟在垃圾裏,他就說:來這裏受罪,他把他的一家三口拉走了……!他就失去了一家人居留!他的全家的來的機票是我買的!

這次我給他買了來往返機票,我的家人都不歡迎他,請他去住旅館,我請了朋友幫我找青年旅社,住宿最便宜都180克朗,我沒這能力,一月多少錢?其他,起碼兩星級450克朗一天住宿,我只把他接回家,我的妻子一直等到我們回到我家,她說完她去歐鷗家住一個月,把我們的住房讓他來住!他來解決我們家的矛盾,他會講、會辯,當了律師,他認為只有他了不起,當時,共產黨沒有處罰他,他說是我害了他,這樣的分歧,我的湖南老家的叔公公、二伯、二叔及一些朋友,1950年除夕被共產黨殺了,我才知道,誰是共產黨!只說得好聽,欺騙人民。1967年8月13日到10月17日,文化大革命殺了道縣、寧遠多少人?我的父母死於共產黨的政策,在一些錯誤的幹部素質下,殘害了!他是他的路求生,他說我們從此,各人各自了,我們也不往來了,絕交了!他說大陸政府給了幾千元,他說他就喜歡共產黨,我們吵得七七八八,歐鷗幫他改好機票11號回去了,來丹麥前後第二次僅5天,他絕對不會對人說誠實真情!他罵我:你生病是裝的!他的文化比我高,我的不及他,等等……

我為父親平反了!他忘恩負義,這就是當今中國一些人的,處世、虛偽、虛假、虛榮心都有之!可悲、可恨、可憐呀!共產黨給他一些好處就變了!他說:他就是喜歡共產黨!我們對他已仁至義盡了!

1991年3月5日我就到丹麥歐登塞,1995年6月,我的家人在國際大赦和丹麥政府的幫助下來與我團聚,我想這一切都是神的安排,但是神要磨難我!我在義大利羅拉國際石雕藝術大賽,我去義大利的薩丁島參加國際的石雕比賽,我作的作品「為世界的不幸而泣!」得到金獎!我回到丹麥,我畫的作品也得人權獎!

我一直為中華民族爭取自由、民主盡力而為的不懈努力,我有一些病,我的生命是有限的!

我如今活在自由世界,是萬能的神的安排,我離別了我親愛的中華民族祖國,我那個可敬、可貴、可悲、可恨、可憐的我的祖國啊!我的身體不好,身不殘心不甘!我有病都會死,只是早些,或多些時間而已!

雖然居住在丹麥,我仍然思念我的故鄉!丹麥比我的祖國先進,我卻已是白髮老人,離死不久!何時才能看到故鄉的自由、民主、人權?何時才能回故鄉看一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