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國興 《興邦》

cimg0879-e78e8be59c8be88888王國興

一九六二年生於北京,祖籍山東。一九八二年留學日本修讀經濟學。一九九四年移居荷蘭。現定居海牙,經營餐館。

但使他日攜劍歸 會酒崑崙洗征塵

在網上早已發現荷蘭民運界有王國興這類異數人物,久仰大名。張英領我們到海牙見面,果然堂堂正正,一表人才,留學日本,心繫祖國,議論政事,意在興邦。為甚麼愛國才俊會變成不受中國歡迎,不能回家的異鄉人?

據說在海外民運圈子裏,王國興是一個沒有爭議的人物,不爭位置、不露頭角。在上一代民運出現內鬥和海外流亡者意志消沉時,他仍然具有無比幹勁和親和力,伏虎藏龍,不動聲息,主持民陣荷蘭分部,主力連繫組織活動,把分散的力量團聚起來。

cimg0875-e5aeb6e4ba8be59c8be4ba8b「荷蘭民運的特點就是不分組織,不分黨派的,能合作在一起就很好了。以前民陣、民聯分裂合併,結果出現兩、三個組織,肯定會打散海外民運人士之間的分工合作。我們荷蘭分部不受影響,對外活動及公開聲明都是將齊集各個組織聯署,無分彼此,合作無間。」

回到家中,女兒便爬上來要爸爸摟在懷中,這個家很溫暖。問王國興,能回國嗎,想回家嗎?

「我沒辦法回去,有一次專程經香港到中旅社辦證,但沒有任何理由下通知我不獲發證,我是想回但不能回。我當然很想回家,一直沒有準備要在荷蘭定居,以為很快能回去,所以在日本留學沒有申請獎學金,早年來到這兒也沒有創業經商,亦不去學習荷蘭語及入籍,包括生小孩也很晚,出來已快二十年了,女兒才五、六歲,因為很想回家,所以心一直沒有定下來。到現在,還是沒定下心,『身在曹營心在漢』,確實是這樣,就是,哎呀!真的不知道甚麼時候才能回去。原先以為不出五年就可以回去,現在估計呢?能夠五年內回家就已經很不錯了。」

「孩子留在海外受教育和成長,起碼沒有毒奶粉,不是很好嗎?」

「她們的事情肯定要由她們自己來作主的。她們,我估計是會留在外面的,她在這裏長大,但她這麼小,很難跟她們有交流,以後的事情沒想得太多了!但自己很想回國內探望父母,七十多歲啦!二十年來沒有見過。他們就是比較想看看孫女兒,但也不是很想我馬上可以回來,因為他們怕有危險。他在電話裏說:『你自己要管好你自己,我們這邊你甚麼也不用惦記!』我們的家長期被監視,而電話也遭到竊聽,我們現在連通電話都要說暗語的。唉!這個國家機器在運作嘛,各個系統不一定有協調,每個部門都出動來探聽。有時候會通過親友表示歡迎你回去,說當時學生怎麼樣的,不要被蒙蔽,可以回去,可以想想辦法,但肯定是要談條件的,甚麼話不能說,批評政府時低調等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