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龍蒙《漫漫歸鄉路》

e68891e8a681e59b9ee5aeb6-8964homecoming2不要問我從哪里來  我的故鄉在遠方
為甚麼流浪  流浪遠方  流浪
為了天空飛翔的小鳥
為了山間輕流的小溪  為了寬闊的草原
流浪遠方 流浪 為了夢中的橄欖樹
不要問我從哪里來  我的故鄉在遠方
為甚麼流浪  流浪遠方 流浪
為了我夢中的橄欖樹 ……

整整二十年我沒回家探親了,不是不想回到草原我的家,現實生活裏是不能回去,還有另外一些被列入黑名單中的朋友也回不去,在一個擁有幾千年古老文明的國家,常年別家不歸,不探視年邁的雙親和家人實在是大逆不道的,可是這人倫的悲劇又是怎樣造成的呢?回想一九八九年的春天,我和同學們、朋友們為了盡一個公民的責任,為了中華民族的自由和民主,為了在中國建立一個有法制的社會,而不是一黨獨裁的政治體制,我們不約而同地放下了手中的書和筆,義無反顧地走上了北京的街頭,走上了天安門廣場,從此踏上了一條不歸路……

六月四日,學生運動遭到了當時的政府殘酷鎮壓。我和同學們、朋友們幾乎是一無所有的逃離了北京,逃離了那曾是同學們求學和生活的地方,那是一種怎樣的傷痛?在「港支聯」的幫助下,有部分同學、朋友經香港到了世界各地,我和別的朋友輾轉到了臺灣後又赴法國,在風雨飄搖中逐漸安定下來,但常常被無法遏制的失落感所折磨。從此,回故鄉的願望就佔據了我大部分的心靈,回家,就成了我眼前每天難以抹去的幻境,想像著親人和朋友和我擁抱時的心情……想像著年邁的老父親會怎樣流下歡喜的眼淚……

二十年,一晃就過去了,在每一條通向遙遠的歸家路上,漂泊著多少謙卑而又自尊的靈魂?在漫長的等待中有的朋友已經逝去,有的失去了正常的生活,不能再回歸正常的生活,也有的已經回了國、回了家,不用再忍受思鄉的煎熬,也有的選擇了堅持,不願低頭,不願俯就暴政,但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情形啊?萬般艱難中,我時常告誡自己:「要堅強,即使再辛苦再勞累也不能因親朋好友的責備、年邁父親的絕望、愚昧憤青們的冷嘲、各種各樣的利益獲得者們的熱諷而退縮。」執著地堅持著一條絕望的回故鄉之路……二十年,一個個的生命和青春就飄逝在回家的路上。

二十年,一個人的一生中能有幾個二十年?

面對人生的悲劇,我思考了很多,也很久,為甚麼我不接受當權者提出的各種誘人的條件?我的老父親也已經七十多歲了,百病纏身風燭殘年,隨時有可能離去,尤其是嚴家祺先生對我說過的話:「龍蒙,政治是一時的,親情是永恆的,政治是可以重複的,但,父母的生命是不能再生的。」是的,我知道先生的用心,也知道先生的痛苦,他的父親離世時他不能夠盡孝在側,是先生永遠的痛。

我思索了很久,再次選擇了堅持,這個好寫但不好做的理念,當然,仍然是歸者無路,回家無門。

我不想指責別人的選擇,我尊重每個人選擇自己未來的權利,而我也早已選擇了未來,雖然回不了家,看不到我心愛的大草原,但絕不會讓蠱惑、恐嚇、謊言、貪婪,攫取我的靈魂,我將繼續承受我的生命之重,繼續體會生命給我帶來的體驗,繼續堅持我們二十年前在天安門廣場上的誓言,繼續挺直脊樑,高昂不屈的頭顱,就像病重的貝多芬對自私冷漠的貴族們說的那樣:「我將不朽,而你們將腐爛。」

國,總是要歸的;家,也總是要回的。我希望我可以有尊嚴的回去,以見證這個時代的變遷。

天邊飄過故鄉的雲
它不停的向我召喚
當身邊的微風輕輕吹起
有個聲音在對我呼喚
歸來吧歸來喲
浪跡天涯的遊子
歸來吧歸來喲
別再四處飄泊
……
歸去來兮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