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 《流亡,在變與不變之中》

e68891e8a681e59b9ee5aeb6-8964homecoming1——紀念「六四」20周年
那天散步時突然發現,我最喜歡的一幢臨海別墅,已經讓新主人給漆成果綠色了。記得多年前的那個冬天,我們一家從香港來到波羅的海之濱。當時,那一幢富有瑞典特色的木屋尚是玫瑰紅的,在大地覆蓋白色冰雪的沉寂季節,特別亮麗奪目。而後幾年,它曾一度是乳白色的。

湖水隨著日光變幻著顏色,森林隨著季節新綠更替了舊綠,童話般多彩的別墅換了主人。只有寥廓的海與天,給人永恆的靜謐之感。十五年的流亡生涯,就在這自然環境的變與不變中過去了。
時間的流逝也改變了我們,但並不能帶走所有的記憶。在內心深處,1989年6月4日前後在中國發生的一切,仍是我心中不曾痊癒的痛楚。有時我會在夢中驚醒,有時我會在與朋友的回憶中痛哭。西方心理學家把這叫做「trauma」(精神創傷)。

那個春夏之交是學生運動高漲的時候,五月的那一天,身為教師的我無課可上,正打電話邀女友一同去商店購物時,在辦公樓遇到兩個學生。他們激憤地告訴我,李鵬政府頒佈了戒嚴令,他們準備上北京自焚抗議,以生命去殉民主事業。

殷殷勸阻學生不成,我只好匆匆回家,拿了一些錢和洗漱用品,就跟著兩個學生踏上了從湖南去北京的火車。一心想要保護學生的我當時不知道,從那時起,我踏上了一條不歸之途。

在北京的一周,我受到學生民主運動氣氛的薰陶。就在帶學生回到湖南的那一天夜裏,北京長安街坦克隆隆、槍聲大作,……。在哭泣和戰慄之後,我以公開演說的方式,對中共當局表示憤怒的抗議。

經歷過幾年監獄的磨難,我不得不背井離鄉。在異域用一種新的語言謀生存,是一種不小的考驗。獲得自由的人如何為仍不自由的人爭取自由,則是一個更大的考驗。
我開始用母語寫作,這是我和過去保持聯繫的最好方式。以筆為劍,我用母語敍說我曾經的噩夢,譴責中國的專制政權,為國內的人權受害者呼籲。同時,我也開始在一個更廣闊的背景下認識世界,把目光投向西藏高原,投向我生活於其中的歐洲大地,並為故國的讀者認真書寫我的瑞典經驗。

流亡對於我,是不幸中的幸運。想起那些仍然被追捕被監禁的志士,想起那些失去孩子仍然看不到正義伸張的家庭,我常常會黯然神傷。二十年,那些仍然留在鐵絲網裏的人,他們是怎樣度過來的?我不敢想像。

二十年,許多當年曾高呼口號走上街頭的知識分子,如今馴服地回歸了體制。一些曾受到西方世界歡迎和資助的流亡者,如今回國歌頌中共統治下的繁榮與富強。在當局對鎮壓「六四」毫無悔改之意之時,人心已經大變。

兩千年前的孔子曾面對奔流而逝的江水,感歎:「逝者如斯夫!」時間使許多人和事發生改變,這世界還有甚麼不變的東西嗎?我們還來得及守住一切美好和有價值的東西嗎?

在基本價值觀念上,做一個始終如一的人,到底有多難?我歷來認為,人生只是一個過程,一個試驗。我只想在這個過程裏試著做一個守望者,一個守望「六四」精神的人。

但願還有這一天,白髮蒼蒼的我回到家鄉,和我的學生們重聚。我想要告訴他們的是:在北歐的森林與海濱度過多年流亡生活的我,已經獲得了寧靜。但在骨子裏,我仍然是那個跟隨你們匆匆忙忙踏上赴京火車的年輕女教師。

廣告

對「茉莉 《流亡,在變與不變之中》」的想法

  1. 莫莉花大姐:
    我是又一个流亡海外的宝庆人。
    您一直是家乡人的骄傲,邵阳人现在谈起您始终是充满了敬意!!!
    问候正明兄长!
    你们的存在总是让我热泪盈眶。。。
    你们的存在———
    美极了!!!
    吾以老乡魏源九岁所应对联相赠:“
    杯中含太极,
    腹内孕乾坤。”
    祝愿真理之灿烂光明普照神州大地,到时我们一定携手回家!!!

    合十

    出家人:了大愿

    http://liaodayuanhyf.blog.epochtimes.com/(吾之博客)

迴響已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