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亭 《天網》

cimg1135-e5bcb5e59c8be4baad張國亭

「六零事件」專案受害者。一九六零年六月下旬,上海市各區的公安分局通知各派出所和街道辦事處,在三日內集中兩千名「問題青少年」。十六歲的張國亭被拘捕及送到山西勞教所、勞改場充當奴工。文革爆發以後,這一大批被共產黨殘害的無辜青年,奮起抗爭,質問勞改當局的領導。結果又遭迫害成為「反革命分子」被判處無期徒刑。一九八二年,該案受害人獲平反,但均未得到合理的賠償。由於入獄長達二十二年,精神大受打擊,故決意出走海外,終於成功逃亡到丹麥定居,並創辦民運電子報《中國郵遞》及擔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丹麥聯絡處」負責人,向國內發送大量電子郵件。


信息疏而不漏 突破網絡封鎖

相信海外有不少人都曾經收過《中國郵遞》及「中國天網」等有關內地維權的網絡信息電郵,原來背後就只得一人,日夜不眠不休的在電腦旁邊工作,利用網絡廣泛發佈。張國亭,人稱張大俠,我們慕名已久,對他十分欽佩。

他的雙眼明顯是因為過勞而紅腫,談到民運信息如何廣傳時,雀躍萬分地說:「有很多國內外有關民運信息的郵件,我收到之後就會再往外直接廣發。黃琦出事後,才由我負責的『天網丹麥聯絡處』接管國內天網的工作。」

cimg1123當我們大膽地直接問張大俠當年為何坐牢的時候,沒想到竟然觸動他心靈深處最痛的傷口,忍不住流下老淚,哽咽良久,難以平伏。回到那傷心的年代,他忍痛說出這段苦澀的親身遭遇:

「我在十五歲的時候,在學校被公安局抓走的,給我的罪名是企圖叛國投敵。我甚麼也沒有做啊!只是因為我父親在台灣,不禁向友伴流露思念和嚮往之情,便遭揭發是資本階級出身。然後,判了五年勞教,當時吳弘達是跟我住同一牢房的,後來又經過三反五反,到文革時又第二次給我反革命分子的罪名,重判無期徒刑。前前後後二十二年,唉!想起這些是很傷心的。十五歲進去,剛要考進高中,卻忽然把我叫到校長室,然後就把我逮走。當我出去以後,就是鬍子一大把,已經三十八歲了,由十五至三十八歲,二十二年多嘛。你說我得到了共產黨怎樣的培養教育嗎?能熬過來真不容易。開始時,我們都很愛國的,不反共的,但勞改所幹部每年寫檢討,都說我的思想意識反動。那時候我真的哭了,求那老幹部不要寫我思想意識反動,我受不了,哭著說我是愛黨、愛毛主席的。我還是一個不懂事的孩子嘛,遭政治迫害後,現在變成一個堅決反對共產黨的人,那是他們給我的教育。我自己親身體會到共產黨有多壞,比誰都更深。所以一提起這個,很傷心的,有很多朋友叫我把這段經歷寫出來,不會的,因為又要回到那個痛苦的年代,你明白嗎?真的很痛苦的,我……」

他流著淚,沒想到重提這件事情,傷痛還在。「沒有這種經歷的人,就沒有這種體會。所以,有些人知道我的,都不敢跟我說這些,我會罵他,別跟我說這些。尤其是文革期間被判處無期徒刑,在宣判大會上我被掛了牌子,打『x』的,是反革命分子,差點被槍斃。我在反革命分子的主犯和骨幹之後,排第六個,前面五個打紅『x』的咚咚咚給槍斃了,我被一同拉到給打靶的廣場,在萬人審判大會上,我是拉上刑場示眾的,有句成語叫「殺雞儆猴」,我就是待殺的雞,警告下面觀看的猴。我沒被打紅『x』牌,五個槍斃後,我就被拉回去,再送到鄉下地方,投進大獄受刑。」

「怎樣流亡到丹麥來,現時生活如何?」

「我是通過假結婚過來的,共產黨不發護照給我的,實在沒有辦法。很多好朋友和我的家人都知道,我留在國內早晚會出事的,因為我的性格必定會跟他們幹到底。現在我得到丹麥救濟並已提早退休,因為關在牢獄時間太久,有心理病,國際救援組織和醫生給我證明,可以不用通過丹麥語文能力的考核便能入籍及取得救濟金。由於退休後我有的是時間,所以每日工作是編電子信息廣發電郵,給千家萬戶傳出去,哪怕有十分之一到達你的信箱,也不得了。就像美製的『B52』空襲機,一路飛過來沒有落空的地方。每年「六四」,我都轉傳支聯會的消息,撒向全世界及中國內地的電郵信箱,每一個信箱都發,看不看我都發進去,你看了,我就成功了。我發一百個電郵,有十個收到,我就已經成功,影響很大。我儲存了千千萬萬個電郵信箱,我把這個電子郵址儲存盒叫做「一鍋粥」,裏面肯定也有很多共產黨內部人員的信箱,我不怕這個!照樣發出最新信息,我就是要讓他們知道。由於我每天幾十萬的發出去,發件數量太大,經常給網絡公司卡住,現在差不多所有丹麥的網絡公司我都用上,這家不行,就換另一家,再不成,就借用圖書館、學校、公司的電腦,我全都用過。我會到處走,當家裏電腦給卡住,就焦急地在整個哥本哈根四處找電腦寄發郵件。」

他很支持「六四」的紀念活動,並且對中國共產黨深惡痛絕。他說:

張國亭希望全球華人一起推動六四20周年活動

「『六四』到現在已經十九年了,一個小孩子出身到現在已經是一個大伙子了,二十年中間中國共產黨認識了自己的錯誤沒有?在這個問題上他沒有,至少他們應該 要公開承認錯誤。他把趙紫陽一直關到死,一直軟禁到死。那些被迫害至死,後來被關押在牢裏,又陸續放出來的這些學生,這些年青人到現在還沒有平反,整個 『六四』到現在還沒有一個歷史性的總結,沒有承認錯誤,那是不行的。這個『六四』問題在歷史上的罪責,他沒有辦法交代。他不交代是不行的,必須要做點事 情。那麼二十周年來了,我們必須要做點事情,要提醒共產黨,我們也希望全世界的華人一起來推動這個工作,必須要叫『六四』平反,給『六四』一個正名,因為 他們採取了大屠殺,他們鎮壓了老百姓。」

cimg1150「六四」應該徹底平反,懲處兇手,給中國人給個明確交代。
-張國亭 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五日於丹麥

支持在「六四」廿周年展開大型紀念活動。
-天網丹麥聯絡處 張國亭

廣告

對「張國亭 《天網》」的想法

  1. 他妈隔壁的,有要杀人的愤怒,脑袋要爆炸了。。。
    沉默。。。。。是死亡,是爆发,快点来吧!

迴響已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