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申奇 《回國》

e68891e8a681e59b9ee5aeb6-8964homecoming2傅申奇
1954年出生於上海。1975年開始社會活動。1978年底公開投身民主運動,創辦《民主之聲》,任中華全國民刊協會機關刊物《責任》主編,三次入獄達十年。1996年流亡美國。組織中國民主正義黨,任秘書長。1997年以後一直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


回國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天經地義的平常事,然而對我卻成了不可能的事。當中國領事館工作人員把拒絕延期、已經作廢蓋了特別圖章的護照還給我時,含蓄地說:你應該知道是甚麼原因。我被取消了中國國籍,我被剝奪了回國的權利,我成了沒有國籍的流浪者。

一九七七年四月二十七日,共產黨槍決了我的兄長、我的老師、我的戰友、民主運動先驅者王申酉,注定我就走上了追求民主、結束中共一黨專政的不歸路。第一次入獄,母親成了基督徒,才避免了發瘋的悲劇;第二次入獄,不到兩歲的兒子為了尋找父親整整哭鬧了好幾個月,妻子踏進了教堂;第三次入獄,把兄長也搭了進去,全家不得安寧,妻子受洗歸到了主耶穌的名下,把兒子也獻給了主。九六年回到家裏,面對已經八歲很陌生的兒子,我含著淚說:我對得起我的良心;對得起所有的人,但對不起家庭,對不起父母、兄妹和妻兒。不忍心再增加親人的傷痛和眼淚,我帶著破碎、苦澀的心離鄉背井,又走上了有國不能回的漫漫長路。

在美國,我和陳軍、吳學燦等組織了百日囚車活動;和紐約及各地民運人士組織了「六四」八周年大型紀念活動;和王炳章、王希哲等組織了中國民主正義黨,推動國內中國民主黨組黨運動;在自由亞洲電台主持公民論壇節目,不斷批判、鞭撻中共的一黨專政。我知道這一切就是我被剝奪回國權利的原因。

但我並不後悔,這不是我的恥辱,而是中共的無恥。

雖然我在海外,但祖國的人權狀況、祖國的貪污腐敗、祖國的環境污染、祖國的食品危機、祖國的道德淪喪,祖國的一切無不牽扯著我的心,令我憂心如焚,所有的問題尋根究底,都會指向共產黨的一黨專制制度。

種種跡象顯明,歷史已經到了結束共產黨一黨專制,實現憲政民主的轉捩點。民主的普世價值在中國同樣有價值,英國前首相邱吉爾講得好:民主制度不是盡善盡美的,但人類還沒有發現比民主更好的制度。我不想說,民主能夠解決中國所有的社會問題,但我要說:民主雖不是萬能的,但沒有民主是萬萬不能的。民主是理性解決中國各種問題的基礎,民主是中國不可避免的道路。

感謝美國博大的胸懷接納了我,感謝美國先進的保健和抗衰老理念,讓我恢復了健康,充滿青春活力。我將朝氣蓬勃地繼續投入結束中共一黨專制的奮鬥,我相信:在我的有生之年一定能堂堂正正地回到祖國,建設民主中國。

有詞為證:

申江咽,
奇夢驚回遙對月。
遙對月,滿眼蕭瑟,虹橋傷別。
思愁波上清秋節,
祖典銘記國難棄,
國難棄,風起雲揚,再到城闕。

2008年11月11日凌晨於紐約

廣告

對「傅申奇 《回國》」的想法

迴響已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