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呂南 《乞靈》

cimg2058-e69697e5aea4吳呂南

筆名乞靈、小綠。一九五二年於香港出生。曾任職翻譯、編劇、青年工作者、文化經理、老人工作者、記者、旅遊會展策劃。現居英國倫敦,是英國倫敦華人社區的活躍人士,任依士靈頓華人協會主席。著作有:《乞靈集》、《乞靈再集》和《乞靈疊集》。

詩人情牽夢迴  斗室翻箱倒篋

cimg2051-e590b3e59182e58d97在英國大使館前組織和參與「八九六四」的香港作家兼詩人,至今仍堅持每年出席集會,他收藏了不少當年的會議記錄、文件和剪報,在家徒四壁的斗室內,翻箱倒篋把珍貴文物拿出來,人民不會忘記,歷史和人生曾經歷的那一個時空片段,來自香港和中國的華人及留學生,愛國的情懷在英倫海峽蕩漾。正如他回憶著跟年幼侄女當年繫著頭巾在悼念集會上的合照,女孩於今已大學畢業了。還有,剛在十九年祭時,他亦珍而重之地保留一束紙紅玫瑰,是英國國際特赧組織義工很有心思製作的,藏著一份真摯關愛的情誼,可留到明年再用來獻花,遙送給「六四」死難者和天安門母親。

英倫十月人人愛,亦算是追尋民主自由平等的理想地。此身安處便為家,能夠將香港情懷帶來英倫,世界心靈,民主自由博愛殊途同歸。生命苦短,人生無價,互勉互勵,彼此為「六四」英魂二十周年紀念,再作努力,一同出發。
-吳呂南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日倫敦

在吳呂南網頁(http://stephencanwalk.wordpress.com)找來詩人乞靈對民主的渴求和紀念「六四」的詩抄,充份流露旅居海外的香港人憂國憂民的悲愴心情。

《輓歌》

在海洋
我不願回家
在陸地
想念海洋
在海洋
我不願回家
身體吸滿海水
在海洋的流浪裏
一無牽掛
我已沒有飢餓的缺口
漂流在藍和綠之間
無數的浮藻
在海洋
我不能回家
群魚經已疲倦
讓我靜靜地躺下
30.06.1980

《哀五四》

哀五四
五四不五四
不要喧譁
燦爛
屬於過去
民主
還沒有來
有一個名詞
叫科學
就是徙置區房匣
的背壁
有標準三十隻洞眼
無意中看
別人家私事
或者是
公公的廁
一排四格
任人門關門開
看你操自己的白白
感覺尷尬
已經好算温存了
有人長住屎渠邊
好像油蔴地
把小孩綁在浮沉上
是魚而不識
游泳的姿勢
難堪
所以
五四不五四
甚至
四五不四五
也只是周恩來
天安門沒你們份
海外
搖旗
不過是觀風的信子
不肯合作托派
又批判大學生
無能
你們
也不過喊懂幾句
激情
美麗
民主
十足掛上殭屍
的羽翼
醜陋
甚至
中國不中國
只是心房
而血統不屬你們
噓一口氣
整個甲子
就過去了
年輕的憤怒
還可以翹首
多少個
甲子
六十歲
太短
但不要說無聊
紀念的話
不亂攀
血統
如果你還憤怒
年青
就沈默
像一座火山
更潛藏
百年
活力
03.05.1979

《電視上看柴玲淚下》
一九九○年四月十四日

淚是中國淚
愁容是中國
十億雙眼睛
暗中託庇
垂老中國的湼槃
重生在法國
白菊一束
祭告萬千英靈

《蒙羞的使館》
一九九O年三月三十一日

中國大使館的官員
用厚文林紙封蔽窗户
怕聽窗外招魂的道牒
從此閉上眼睛
不看天下人
在倫敦有一座
蒙羞的中國大使館

《國殤日》
一九八九年六月五日倫敦  亂槍不斷  泣不成詩

一柱清香
祭我英魂無數
…………………
萬點燭光
沉沉夜
誰能痛心入睡
路上何人不悲愴
使館前多少人含恨哀悼
龜縮的官員藏頭縮尾
還說人民軍隊愛人民
飽以機關槍
饗以坦克車
血債一定要用血來還
誰下令開槍
誰開第一槍
人民一定槍斃你
慷慨北京人
我們為你驕傲
流着中國血
灑着中國淚
生生世世
永為中國魂
為自由
為民主
捐軀若等閒
我們排在你們身後
用血淚見証歷史
血淚洗中華
敵人不斷的槍聲
是共產黨的喪鐘
如果我們不重臨天安門
獻上純潔的民主女神
我將把雙眼挖出來
還給歷史
萬柱心香
祭我萬縷英魂
…………………

《五星旗下》
露宿倫敦中國大使館前   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日

睡在五星旗下
我有異樣的感覺
閉上眼
就看到電鞭、水砲、催淚彈、機關槍
人民軍隊愛人民
不用尖刀來對話
用眼淚
軍人都有父母兄弟兒女
軍隊回家去
軍隊回家去
軍隊不是黨鎮壓人民的工具
撐開眼
我把頑固的五顆星摘下來
換上人民的心星
照耀廣場
温暖每一個亮燈微笑的窗户
闔上眼
我安穩地睡在五星旗下

《天安門上的死者》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八日倫敦

遠方的英魂一直依附着
天安門
祈求國泰民安
四十年新中國
埋葬了多少自由
七十年五四運動
磨損了多少民主
遠方的英魂一直依附着
北京大學
不吃不喝
一尾一尾脫水的魚
等待黄河的呼喚
人民的火炬
燃燒他們枯涸的心神
在北京嚴寒的氣候
他們一個一個地倒下
又站起
依附着遠方的英魂
宣告黃河缺堤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