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澤 《決不「苟且偷歸」》

e68891e8a681e59b9ee5aeb6-8964homecoming1一九八九年「六四」的槍聲奪去了我表弟王楠年輕的生命。十九歲的他正在準備考大學。然而,「六四」凌晨,當他站在天安門附近的街上天真地想用手中的照相機記錄歷史時,罪惡的子彈卻穿過了他的頭部。他不是被亂槍擊中的,而是被瞄準後槍擊中的!那一天,中共的高層有令:任何人不得在天安門附近一帶照相、錄影。

「他還活著!」當人們發現他倒在血泊之中艱難地喘息時,試圖挽救他的生命,卻遭到中共士兵的阻攔。儘管人們一再懇求,儘管七十多歲的老奶奶為了救他向二十幾歲的士兵下跪,儘管救護車來了兩次,中共的士兵重複地說著一句話:誰要救他,我先槍斃誰!人們眼睜睜地看著他停止了呼吸。

「六四」的槍聲、表弟的慘死,震醒了我,破除了我對中共的盲從,認清了中共政權的「為人民服務」,不僅僅是「掛羊頭賣狗肉」,而是殺人狂的血腥控制。 後來王楠母親張先玲遭受的迫害與被捕,以及所有異議人士們所遭受的被抓、被打、酷刑、被殺、活摘器官等,進一步證明了這一點。這也是為甚麼我今天要為中國人權呼籲的一個原因。

也就是從那時起,將近二十年來,我再也沒能踏上生我養我的中華大地。多少次,在夢境中回到了故鄉,醒來後才意識到回家的願望從未泯滅過。試試吧。因國內年邁的父母身體欠佳,向在英的中使館申請回國探親。結果被告知,「你不改變對法輪功的看法我們不能給你簽證。」 曾有一些親朋好友相勸:偷偷對使館說你不煉法輪功了,先回去看看吧,以後還可以再接著煉。甚至有中共官員私下對我說:只要你說(只說就行)不煉法輪功了,我幫你回國。我一概婉言謝絕。

我於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先不說在英國信仰自由受到法律保護,很多英國人都在修煉法輪功。就我本人而言,法輪功使我身心受益。原本多病的身體變得健康了,心態也平和了。放棄法輪功就意味著我重新捧起「藥罐子」。那種生活我是決不想再過的了。再說,法輪功講,「真、善、忍」,我怎麼能違背自己的信仰而說謊呢?其實,在我看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實質是「六四」屠殺的延續,進一步「完善」其血腥控制,不讓人們有自己的思想。

回想起在中國生活的三十多年當中,有多少次,為了生存而違心地說假話。這一次在法輪功與「回家」的問題上,我決不「苟且偷歸」,要在中共解體之後堂堂正正地回到中華大地上!

相信這一天不會遠了。

二零零年十月三十一日於英國倫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