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仝 《如來》

cimg1860-e69d8ee5b091e8bb8d李天仝
湖南人,本科生未獲得學士學位。一九八九年在湖南參加八九民運,八月在湖南衡陽市被捕入獄,一九九零年二月獲釋,同年八月在廣州市再次被無故拘捕,一個月後獲釋。兩次被捕均屬收容審查。後因無法忍受公安的監視和壓力,於一九九二年流亡海外,一九九七年獲北歐難民庇護。現居芬蘭赫爾辛基。

無所從來 亦無所去

流亡路上,李天仝別無選擇,無所從來,亦無所去。在芬蘭赫爾辛基,他把潛藏在記憶深處的李氏家譜道出,卻仍然是萬分恐懼和疑慮。年青小伙子,飄泊北歐異鄉十年多,仍然沒能安居樂業,經常去勞動局登記找工作,能找到的都是臨時工,大多是清潔工或到餐館幹活。他說,中國人在這裏很難找到工作。他要養家活兒,前途黯淡,惶惑不安,言談中,他滿腦子胡思亂想,卻深信是得自於祖輩神明如來的天外之音。

cimg1906-e58b9ee5b7a5e89995談到祖輩給他講述的家族歷史背景。他說:

「我的家族淵源來自明朝時李自成手下一名大將,叫李岩的,他妻子叫紅娘子。祖輩甚至可以追溯至唐朝,部分族裔曾逃難到了歐洲。」他考究了芬蘭語的一些發音,說有些字根是很相近的。

「我自幼便聽祖父談及家族歷史故事。老人家告訴我,到了外面,會聽到很多我不懂的東西,他怕我聽到太多不懂的聲音,心會亂,擔心我分不清誰對誰錯。像《聖經》叫撒旦的,在中國稱為魔鬼世界,我們受的教育也說西方是魔頭,說魔頭來中國,互相在罵。佛經也有說魔與佛的,相互之間有不同的,解釋也不一樣。我祖父一九七八年去世,他口傳故事中還提到,匈奴人其實是歐洲人。我的家鄉在湖南,祖父是信奉佛教的,曾祖父也信佛。據說,我們家曾經打敗官兵,是靠李岩率領的兵。李岩被斬頭了,紅娘子帶著軍隊往哪裏跑去了?都消失了,沒人知道。我們家鄉為了紀念祖輩功績,本來叫李岩村,現已改名為司空岩。這村你不能寫,也不要採訪,是非常可怕的地方,歷代以來都曾經屠殺了很多人,建國至文革時期更加恐怖的。連吳弘達揭露勞改營的事時,我問他敢不敢去我的村來調查一下,他也不敢去,曾經殺了很多人呀!文革殺的人更多,湖南死的人最多。」

「我曾經在『六四』時籌備了長沙市的追悼大會,我當年是管財務,也負責籌備、宣傳等工作,因此被抓去坐牢,曾經給公開毒打,把我的嘴臉也打破流血了。他們不知道我家的歷史,有人調查曾提到我們的家鄉跟毛澤東有點關係,公安局有人曾秘密調查,毛澤東叫李德勝,跟湖南姓李不知道有沒有關連。公安有人說,如果你家的親戚跟毛澤東有關係就不得了,會秘密把你抓去關起來。」

李天仝滿口神佛,又談六塵六識六道輪迴等,還提到一個靈體人「李世民」,解釋他在紀念冊寫上「民」「主」的意思和典故:

「關於『民』的意思,要解說神明、人民的一些靈異典故,可追源到一個叫李世民的人。在六千年前神靈降到他身上,後來到喜馬拉雅山傳佛教,這個『民』的意思,不要以為是指老百姓,是不對的。『民主』其實是神靈,民才是主。現在我們把這意思弄壞了,以為老百姓是主,這是不對的,像上帝一樣的民才是主,祂是神靈。跟唐朝的李世民不一樣,這是肉體的,那是神明的。遠古時期還沒有佛教,甚麼宗教都沒有,天下的人也不多,所以當時傳的教都是給神靈、靈體的,很多神依據那些宗教教義成為了佛。現在人把佛弄成偶像來拜是不對的。把『民』交給老百姓,我們要成為神靈,已經很難做到這一點。我們要求『民主』、『選舉』,在以前不是這個意思,而是要我們做神的,去救渡人的,後來才把祂叫做佛。說佛閉著眼睛也是不對的,其實是佛不想看,知道人受苦,而苦難不是祂帶來的,祂是真正想來救人的,佛祖是來渡人的。很多神明、靈體人都是通過祂的傳道,修練成為佛。普通人不知道民主是甚麼意思,跟唐太宗李世民不一樣的,是用了同音字。」

以民為主,人權至上!
-李天仝 2008年9月30日於芬蘭赫爾辛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