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品超 《我的破碎的家渴望團圓》

e68891e8a681e59b9ee5aeb6-8964homecoming21993年11月3日從湖北省第一監獄出獄,出獄後我有過短暫的快樂。那是我經友人介紹在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經銷處以推銷業務營生認識了我的前妻。當時美國最大醫藥連鎖店Savon Drog與中國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有業務往來,她是為Savon Drog出差到武漢。我們在經理處偶然相識,很快墮入愛河並步入了結婚。我永遠不會忘記與她在一起的快樂時光。我們結婚後不久她結束出差回美,於是我們便又開始了人生苦刑。

起初她得意的告訴我:「我是美國公民,你是我老公,我們的婚姻在美國是第一優先,中國不敢把你怎麼樣,你不到半年就會拿到簽證來美和我團聚。」可是,她沒有想到,中國不是美國,如果它要對你不利,它會無所不用其極作賤你,根本不會按牌理出牌。

她回美國一年多,中途又專程回中國與我同湖北公安廳交涉,我依然拿不到護照,根本無從簽證。她且多次前往中國駐洛杉磯總領事館問詢,也毫無效果,才感到了作為一個美國公民面對無禮中國自己是多麼無力。美國一部輝煌龐大的法律能夠保護她的公民在她的國土上生活得其樂融融,可是面對無法無天的中國,她看著她的公民遭受蹂躪卻一籌莫展,無能為力。

96年台灣第二次總統大選。因為選舉,民主的台灣向人民「端出的牛肉」猛擊中國專制政府的神經。於是台海之間爆發激烈衝突,局勢嚴峻,中國不得不央求美國從中交涉。出於所謂國家利益的考慮,中國便將我的婚姻作為棋子向美國示好,於是在11月底我才被緊急給予護照。為防閃失,我拿到護照便趕赴廣州,即刻簽證即刻來美。

儘管我來美了,可是這期間中國的折騰,已讓我的婚姻發生了重大變化。由於我和前妻對我能來美國已經絕望,我們已商量彼此重組家庭,她在美國有了男友,我在中國湖北也已按鄉下傳統方式結婚。太太是我高中同學,儘管她與我一起都曾在大都市武漢上大學,我們彼此仍很傳統。我們當時都處在人生的低潮,因為牢獄之災,我已成天涯遊魂,她也因所在的國營單位解散,被迫下崗。同是天涯淪落人,在患難與孤獨中我們彼此相惜,她在懵懂中跟隨我進入了她獨養幼子空守床幃,如果在傳統的中國社會足以被封為貞潔烈女的可憐可敬的人生,到今天已是十三年,而我還無法知道她還需要等幾多年。

我在96年底在廣州簽證我的孩子止正出生。當時局勢詭異,怕回天門老家受阻無法來美,沒敢回去看他,我是咬著牙在心底說:「兒子為了我能帶給你未來的幸福,原諒我現在不回去看你」,自欺欺人狠心離開中國的。現在他長大,讀初中,已高出他母親一截,可是自出生至今我仍沒能看他一眼。我永遠無法忘記他母親在他牙牙學語時講給我聽的讓我流淚的故事:「我們前幾天去一個朋友家,他看到別人家裏有冰箱,他就拉著我,要我把它搬回來。我說,這是人家的,不是我們的,不能隨便搬人家的東西。他圍著冰箱摸了一圈,然後跑過來說:『媽,等爸爸回來了,我們也買一個,做冰淇淋給我吃。』」

到現在我也沒能滿足兒子這點可憐的願望,自己親自給他買一個冰箱做冰淇淋吃!兒子和他媽仍在大陸,巴望著哪一天與他爸見面,他爸卻因為那個無人性的政府始終無法將他們母子弄來團圓。一個保守傳統的家庭因為中間橫著這把殺人的刀,就這樣望眼欲穿,一直錐心刺骨碎著。

2008年8月28日,洛杉磯

作者簡介:
蔣品超,國際網路史上首位經專業研究機構揭示遭國際大型網路公司(Google)封鎖作者,中國禁書《呼喚英雄》作者,《六四詩集》、《維權詩集》主編,曾因「六四」事件入獄四年,現居美國洛杉磯。

蔣品超 《我要回家》

我要回家
回我漢字的家
我要回家
回我祖先倉頡
仰望蒼穹歡天喜地
拿著方塊筆劃為我作字的家

我要回家
回我漢話的家
我要回家
回我傳說中仙女下凡
與鄉人董永
叫喚漢音欣喜若狂
互對山歌自訂終身的家

我要回家
回我漢化的家
我要回家
回我土路旁
青磚灰瓦胡楊籬笆
小狗追著溪水跑蝴蝶繞著菜花飛的家
我要回家
回我爹爹媽媽婆婆姥姥爺爺公公
免了西洋的繁雜
只聽聽這些稱謂就讓我快樂開心的家
我要回家

他們的方向跑著他們的嚮往
美麗的景致
是心跳外的童話
在這陌生的繁華
我是一個滿眼光明的啞巴
我看著偉大
我在漆黑裏掙扎
我想與他們通話
我不會有他們的密碼
我要回家

異域的廣博
是我血液裏的天涯
我血液裏的寄託
她在古老東方
在長城腳下
我的心血為她
我的心血竟在她之外
像零一樣
在這遙遠的風裏空灑
我要回家

一生的殘破
是有家難歸的牽掛
一世的辛酸
是血淚流盡也不被容忍的代價
不能、不管
不成、不堪
不忍、不甘
這些可憐的元素像不能消滅的病毒
擁擠在骨頭
在與我骨頭裏的寄託
在相互廝殺
我無法再無辜的忍受這無心肝的踐踏
我要回家

我要回家
我要回我漢語的家
我要回家
我要用我的漢語去與這世間通話
我要回家
我要用我的漢語去做所有語言的表達
我要回家
我要用我血液中熟悉的語法
去書寫我靈肉與生俱來就留存著的對中華的牽掛 我要回家
我要用我心房內盤桓不去揮之不散的語音
去講述關於一條龍如何飛騰的童話
我要回家
我要用我的漢語相逐其他的語言
與他們一道珍珠璀璨華彩噴射
讓她再一次成為這宇宙間奇美燦爛恆久閃耀的文化
我要回家

我要回家
我是漢語的子孫
我在漢語裏長大
為甚麼我不能在漢語裏安家
我要回家
我是漢語的子孫
我在漢語裡長大
漢語構成了我的血肉和骨架
是甚麼理由讓漢語推我出家
我要回家
我是漢語的子孫
我在漢語裡長大
我屬於漢語的一支
是漢語就不會讓自己的血肉
在至親外漂泊
被荒涼殘忍風化
我要回家

我要回家
同樣是語言
我卻是漢語在寄人籬下
我要回家
同樣是語言
我卻是漢語在被漢語自相殘殺
我要回家
同樣是語言
我卻是漢語在這個世界掙扎
永遠沒有微笑永遠只含著淚花 我要回家
我要回家
為甚麼?為甚麼漢語
總難成為漢語人的家
我要回家
我要回家
我要回家
我要回家

2004年6月3日 洛杉磯
(《大紀元》2005年1月31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