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泉寶《我想回家》

e68891e8a681e59b9ee5aeb6-8964homecoming2魏泉寶
1960生於上海。曾參與上海「人民廣場民主運動」,1979年5月被以「反革命」罪入獄19個月,1985年又以「劫機」罪被捕入獄;1994年流亡美國。1998年,曾從美國偷渡回中國以組建民運力量,被中國當局以「偷越國境罪」判處勞教三年。現居紐約。

儘管「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有人認為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是中國人的恥辱,中國人是「醜陋的中國人」,但無時無刻,我總想著回家。
這個家就是中國!

我的祖國不是共產黨的,她屬於生我、養我的父母親,我的兄弟姐妹;屬於幾萬萬年我一脈相承的祖先,屬於所有的中國人,包括海外的華裔。不管他們今天是否已經加入了別的國籍,只要他們身上流著炎黃的血,中國就是所有華人的一個家。

我不會加入美國國籍,永遠不會!我對生我養我的祖國那樣熟悉,我生為中國人而自豪,死也為中國魂而驕傲。

我愛中國,愛這片土地,愛這片土地上的人民。甚麼都愛。為了中國、中國人,我願意捨去自己的一切:時間、金錢,乃至包括我的生命。我一直認為,我的生命不屬於我,而屬於這個民族。

1998年,為籌建中國民主黨,我和張林從香港潛入中國,第三天在廣州大街上被捕,最後以「偷越國境罪」判勞動教養三年。當時,我憤怒的向警察大聲問道:「甚麼叫偷越國境?難道回祖國也叫偷越國境嗎?」

張林曾寫道:「從美國偷渡進入大陸而被勞教三年的人,五十年來全中國也只有兩個人,那就是魏泉寶和我!」

去年十二月,我母親去世,我向中領館提出申請護照,希望中國政府基於人道主義,讓我回國以盡做兒子最後孝道。但遭拒絕,答覆是:北京不同意我回國,上海也不歡迎我回去。絕望與悲傷之中,我曾表示,如果中國當局依然一意孤行,我將考慮以一切非法、過激的手段強行回國。

我要回去,我要回家,就是死也要死在中國。

假如有生之年,假如真有這種可能,我無法回到中國,那麼縱然我死後,我也要回到中國。

我要回家!

我要把我的骨灰一分為三:一份撒在天安門廣場,以慰撫英靈;另一份撒在上海人民廣場,是人民廣場啟迪了我的民主意識;還有一份就撒在黃浦江裏,是黃浦江的水撫育我長大的。

我相信這種回家的心情與心願不僅僅屬於我,它也屬於許許多多海外的流亡者,包括王若望、劉賓雁,當獨裁專制政府毁滅的時候。

到了那個時候,天安門的毛澤東紀念堂應該鏟平,它將是一個祭壇,紀念那些為中國民主自由獻身的人,紀念那些活著無法回家,死了無法入土的先輩,那時,夢回家鄉的孤魂野鬼可以歡笑了。

2008年11月10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