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Posts Tagged ‘二十年’

e68891e8a681e59b9ee5aeb6-8964homecoming2我是一九八六年考進北京中國政法大學研究生院國際法專業碩士研究生的,之前我在江西財經大學教了四年英語。一九八九年春,我剛剛結婚,即將畢業。中國政法大學是個學術思想很前衛,政治活動很敏感的地方,當時的校長是江平先生.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e68891e8a681e59b9ee5aeb6-8964homecoming2呂易(澳大利亞基督教華人教會牧師)

家,我魂牽夢繞,日夜思念。多少次在夢中,我看見年已八旬的父母佝僂著的身影和憔悴的面容,熱淚止不住的滾淌,哽咽聲啞,我真不知道從何向父母述說一個海外遊子十幾年漂泊的生涯。只是不住地叫著爸爸媽媽,好像受了多麽大的冤屈,一直請求爸媽原諒:兒子不孝,我來晚了,讓您二老牽掛……。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e68891e8a681e59b9ee5aeb6-8964homecoming1余五六年生於上海,自七八年參加民運,八四年與幾位民運志士欲組建秘密組織,因事不密,組織被破。余等被捕入獄,分別獲刑,於八五年去新疆服刑,八九年刑滿回滬,九五年得友人之幫助乘一漁船到香港,獲香港支聯會幫助並經港英當局批准,得以留居香港,九七年香港易幟,經有關方面安排遂來挪威定居,迄今已十多年頭。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cimg1135-e5bcb5e59c8be4baad張國亭

「六零事件」專案受害者。一九六零年六月下旬,上海市各區的公安分局通知各派出所和街道辦事處,在三日內集中兩千名「問題青少年」。十六歲的張國亭被拘捕及送到山西勞教所、勞改場充當奴工。文革爆發以後,這一大批被共產黨殘害的無辜青年,奮起抗爭,質問勞改當局的領導。結果又遭迫害成為「反革命分子」被判處無期徒刑。一九八二年,該案受害人獲平反,但均未得到合理的賠償。由於入獄長達二十二年,精神大受打擊,故決意出走海外,終於成功逃亡到丹麥定居,並創辦民運電子報《中國郵遞》及擔任「中國天網人權事務中心丹麥聯絡處」負責人,向國內發送大量電子郵件。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e68891e8a681e59b9ee5aeb6-8964homecoming2「八九六四」之後的我
我要回家這個在別人看起來非常自然而且平常的事,今天對與我和我的朋友們來說卻是那麼的沉重,因為我們是一群流亡者,一群曾經為了自己的祖國的民主和自由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事,就是這樣一群人,在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除了坐牢就只能流亡了,有家不能回,有國不能歸,這是怎樣的一個社會,怎樣的一個政府。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e68891e8a681e59b9ee5aeb6-8964homecoming1我一出生爺爺以我的生辰八字給我算命,說我將來漂洋萬里,遠走他鄉。爸爸說,這是甚麼年代,天方夜譚!當我有點懂事時,爺爺親自對我說起我的命如何如何,媽媽對爺爺說,老爺子不要亂說話,這可是文化大革命,亂說話要惹麻煩的。多年後我爸爸解釋說爺爺年輕時即清末民初之際學了些算命之術,在老家教書課餘給鄰里百姓排憂解難,解放之後就沒有用武之地,所以拿自己的孫子練練手。不想這四十年前算的這一卦後來果然應驗了,如今我不僅是漂洋萬里遠走他鄉,而且是有國難回,有家難歸。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e68891e8a681e59b9ee5aeb6-8964homecoming1——八九「六四」前後的我
在一九八九中國民主愛國運動「六四」二十周年來臨之際,「我要回家」運動主席朱耀明牧師以《八九「六四」之後的我》為題,擬編輯出版「六四」二十周年紀念文集,「我要回家」的實質是「我要回國」,這是民主愛國的薪火傳承,也就是「與遺忘作鬥爭」,非常有意義的善舉。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